盘他直播app官网安卓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

嶙峋的石林中,开始隆隆作响,一大群形态各异,却都体型非常庞大的妖魔杀了过来,赤色的云中,影影绰绰间还有飞禽妖魔的尖唳。

初估算,起码有六头九级妖兽,十几二十头的八级妖兽。

“这是要命啊。”皇甫宏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与此同时。

不远处一座背风的山岩后,一个穿着尉迟家族服饰的青年正静静站着,低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的“昊天镜”。

他身后还站着几个尉迟家的弟子。他们身上都带着伤,有两个还伤得颇重,但脸上却全都带着笑容。

“嘶!刚才那妖魔可真够阴险的,我引怪的时候差一点就中招了。”一个尉迟家弟子龇牙咧嘴地给自己上药,嘴上却还没忘了幸灾乐祸,“依我看,那个王动现在应该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了吧!”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们这次干得不错。”盯着“昊天镜”的青年也露出了笑容,“有这群妖魔在,想必能给这个王动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要么灰溜溜地离开,要么就去死,公子交代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等回去之后,我替们向公子请功。”

草原牧马姑娘清爽动人

“好!”

“多谢嘉诚兄!”

众弟子当即欢呼起来。

与此同时,仙缘主台上一直在关注着吴辉和皇甫宏才的墨羽三人也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

“好狠辣的心思!”看着晶幕中的画面,灵虚长老当下就沉了脸色,狠狠瞪了碎星长老一眼,“碎星,那徒弟可真是好胆!一次性引了那么多妖魔,他这分明就是想要我徒儿的命!”

“哼~试炼场中各凭本事,嘉良的行为并不违反规则。”碎星长老冷哼了一声,丝毫不为所动,“何况那徒儿已经完成了外门试炼,真要是不敌随时都可以传送出来。哪里就有说得那么严重了?说是吧,墨羽?”

“墨羽,别听他狡辩!”灵虚长老急了,“那可是六头九级妖魔,战斗时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即便可以传送,关键时刻也未必来得及。”

“他大可以在看到那群妖魔的第一时间选择传送离开,又没人拦着他。”碎星不屑反驳,“如果他不自量力非要跟超出实力的妖魔硬碰硬,死了也是活该。难不成就的弟子格外金贵,连一点风险都冒不得?”

“行了!”

墨羽镇守使被他们俩吵得头疼,猛地出声打断了他们。

“们都住口,镇定一点。”墨羽断然喝道,“仙缘大会试炼,本就不是过家家,尉迟嘉良虽然怀有主管恶意,却并不违反规则。当然,这一切都会记录在案,一旦内门长老要收徒的话,有权调用档案,现在都给我淡定点。”

“是。”灵虚和碎星长老,都拱手回应。

同时,炼狱魔星外门试炼场中。

“王,王兄,现,现在怎么办?”皇甫宏才爬出坑洞,一脸惊恐莫名,没了主意。

吴辉看着那一群气势汹汹而至的强大妖魔,摸了摸鼻子,脸色有些凝重道:“妖魔太多,这一次恐怕顶不住了。宏才兄,先前一战消耗太大,恐已无力再战。这样吧,在下施展手段拼尽性命先挡一波,宏才兄速速撤退。”

“什么?”满脸疲惫的皇甫宏才一脸震惊,看着吴辉无比认真的脸色,当即一股热血涌上心头,断然喝道,“不行,王兄才八级,根本无力抵挡。不如我拼命挡一下,带着红鸾绿萝先走。”

“宏才兄言之有理。”吴辉认真琢磨点头,感激地看着皇甫宏才,“宏才兄高义,在下先走一步了。”

说着,吴辉拉起两位傀儡侍女,就飞速向后跑路,那身法飘逸,速度贼快,哪怕起一些十级的仙人也不遑多让。

“啥啥啥?还有这样的操作?”皇甫宏才一脸懵逼和震惊,这王兄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这时候不是应该互相义气冲天一下,然后各跑各的吗?

眼见着吴辉带着侍女们一溜烟的跑路,那群野怪凶神恶煞的向他杀来,皇甫宏才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这顶得住才见鬼,高义,高义个妹啊?

他一下子明白了,在这种关键时刻,自己不一定要跑多快,只要能跑得过小伙伴就行。

当即皇甫宏才二话不说,同样施展出仙术腾云,拼命追上吴辉:“王兄,我仔细想过了。在这种关键时刻,咱们兄弟应该同进退,共患难。跑慢点,慢点,等等我啊~”

两人逃跑的速度都是飞快,一会儿超过我,我超过,后面一大群妖魔在狂追,那场面真是壮观非常。

就连仙缘台上极其关注这一切的墨羽和灵虚,紧张之余也是忍不住一阵无奈抽笑,那王动和皇甫宏才,还真是一对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

至少他们还拎的清形势,不是傻蛋,该跑还得跑。否则就算死了,也怪不了谁。

“唳~!”

只可惜。

还没等吴辉和皇甫宏才跑出去多远,天空中便传来了一阵尖利的枭叫声。紧接着,一阵凛冽的罡风席卷而来,头顶骤然罩下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皇甫宏才下意识地仰头看了一眼,就见一只巨大的魔鸟正紧紧缀在他们后面。

乍一看去,它那弯曲而尖利的喙在烟火气的渲染下仿佛沾着血色,凛冽的寒光在利爪上流曳,宽大的肉翼仿佛遮天之云,明明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那扑面而来的巨大压力却已经几乎让人窒息。

在它身旁还有另一只一模一样的魔鸟,两只魔鸟的威势相互叠加,更是让人胆颤心惊。

“龙翼鸠鸟!”皇甫宏才脸色骤变,“完了!这下大家都跑不掉了!”

龙翼鸠鸟可是九级妖魔!而且,还是炼狱魔星上九级妖魔之中速度最快的几种妖魔之一!被龙翼鸠鸟盯上,就凭他跟王兄的速度想要摆脱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而只要一旦被稍微纠缠住,其余妖魔一拥而上跑都跑不掉。

皇甫宏才边跑满脸绝望之色:“真是倒霉,原本以为这一次仙缘大会至少能混个内门名额的。算了算了,还是保住性命最重要,王兄,我们一起捏碎传送玉牌,脱离战场吧。”

“呵呵~”吴辉风淡云轻道,“宏才兄,不会这样子就怂了吧?这一次仙缘大会,我可是瞄着内门第一目标去的。”

“噗!”

皇甫宏才险些没有一口老血喷死,逃跑之余眼神幽幽地盯了一下吴辉,八级,就凭八级的实力也想拿内门第一?老实说,这能混到内门试炼中去,已经是凭借着无耻和烧高香了。

“宏才兄这是不信?”吴辉笑眯眯回,“这样吧,这群野怪只要给我顶住三十息功夫,我就有办法全部解决。再说了,就那么甘心灰溜溜地回去?不怕被家里长辈责罚?”

“怎么可能!?”皇甫宏才不敢置信道,“别说是了,就算墨听梅来了也做不到。”心下却暗忖,真能做到那一步的,也就只有自家老祖姑奶奶了。

要说这王动潜藏了些实力他相信,但是要说他潜藏的实力能堪比老祖姑奶奶,那纯粹就是扯淡了。看他逃命的速度,总体实力估摸着也就是和自己差不多。

“宏才兄要是不信,咱们就打个赌。”吴辉飞快地说道,“只要顶住三十息,剩下我要解决不了,我就把绿萝输给。”

“啥?”皇甫宏才顿时一阵激动颤抖,“王兄莫不是在说笑?舍得给出绿萝?”

“不过是一尊区区生活类傀儡而已,难不成我还会因此违背诺言?”吴辉似笑非笑着说。

“当然不会,我信得过王兄。”皇甫宏才一下子激动不已,“这个赌约我认了,不过我要红鸾,不要绿萝。此外,要赢了这赌约,从今往后就是我大哥!叫我往东就往东,叫我往西就往西。”

“成交。”吴辉拍着胸脯答应,“既然如此,就等着我王动带一起飞,我们一起冲内门第一。”

如此豪言壮语,自然引起了仙缘主台上碎星长老的冷笑嗤鼻:“哼,灵虚啊,那徒弟还真是恬不知耻地满口大话,内门第一,亏他说得出口。他这样子口出狂言,把听梅置于何地?”

此言一出,墨羽也是眼神有些不善地盯着灵虚,墨听梅是墨家有史以来最杰出的血裔后代了,已经将这一次仙缘大会的魁首视如囊中之物了。

若是有一个天骄出来和她别苗头,墨羽倒也认了,也可以给墨听梅一些磨砺,可那王动是个什么东西?他将仙缘大会内门魁首视作何物了?

“咳咳~”灵虚也是被看得内心惶惶不已,心中对宝贝徒弟腹诽不已,不过事到如今,不得不为徒弟强辩几句,“王动那么说,也就是给自己打打气而已,大好少年郎,还不能意气风发一下?”

“哼~我是怕他胡言乱语,蛊惑皇甫宏才去对付那些妖魔。”碎星冷笑说,“若是那皇甫宏才出了事情,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看灵虚如何收场。”

“应该不至于吧?皇甫宏才是皇甫家族的嫡系血脉,各种宝物理应层出不穷,再说了,他危机关头还不能捏碎玉牌传送出来?”

灵虚心头直打鼓,只好暗暗祈祷皇甫宏才千万别出事情。

暂且不提仙缘主台上种种纷争。

话说皇甫宏才听得吴辉一阵豪言壮语后,胸中也是涌出了一阵豪气,他咬了咬牙:“王兄,我尽力试试,可千万不要辜负我啊。”

说罢,他手一招:“剑来。”

“唰!”

一柄晶莹剔透的飞剑从他灵台中飞出,灵动如活物般盘旋在他掌心上方。

“万剑诀!”

皇甫宏才单手背负,指诀一掐,掌中仙剑当即龙吟一声飞临长空,剑芒闪烁下它眨眼间就分出了数百道略小的剑芒,如狂风暴雨般向所有妖魔笼罩而去。

“唰唰唰!”

剑芒如雨,一些实力稍弱的八级怪在连中几道剑芒后,竟然直接一命呜呼。哪怕是那些九级妖魔,也被剑芒致伤而个个受伤不已。

“嗷嗷嗷!”

那些生活在炼狱魔星上的妖魔,每一只都是凶狠暴戾之物,如此受伤非但没有让它们恐惧,反而激发了凶性,一只只都发出了震天般的咆哮声,争先恐后地向皇甫宏才杀去。

“王兄!”皇甫宏才开始引着一群怪跑路,悲壮地咆哮着,“可千万别辜负我。”

说着,边跑边引怪,给吴辉争取时间:“王兄,快点,再快一点!妖魔太多了,我这坚持不住的。”

……